雲中的converse

暑假裡,穿著converse去了趟黃山,以往對黃山的概念統統在腦海裡被抹去了,只剩下那無窮無盡的雲海。但凡高山,均可見雲海,但我又認為黃山的雲海更具特色。黃山的雲海,好像是從九重天上瀉下來的,厚厚的雲海在天上滾動,奇峰、怪石、古松隱現在雲海,宛如人間仙境。我便迫不及待從converse裡拿出相機記錄下這美好的場景。
穿著converse在黃山腳下觀望,黃山的雲海時而想平靜的湖水,任你怎麼滾動,都無法掀起一絲波瀾;時而像兇猛的野獸,在天上示威。它高興的時候,在天上造出猴子、駿馬的形象,不高興的時候,便掀起滔天巨浪,以泄自己的煩惱。黃山仙境般的雲海時而濃密,濃到伸手不見五指;它又時而稀薄,稀薄卻又不缺雲霧繚繞的感覺,恍若給天地披上了一件紗衣.黃山的雲海,給人無限的美感。站在天都峰眺望,此時的雲海好似一個婀娜多姿的少女。她在空中跳著曼妙的舞曲,圍繞著峰頂旋轉,美不勝收。在茫茫雲海中,浮現出一座座千姿百態的青峰,仿佛有意要襯托出黃山雲海的美:貢陽山麓的“五老蕩船”在雲海中顯得極其逼真,西海的“仙人踩高蹺”,在飛雲中踏出起義的步伐,在這雲海中,仿佛所有的怪石都活了過來。此時,望著這一塊塊活靈活現的怪石,我不禁發出讚歎:“這雲海還真是一個偉大的魔術師啊!”
清晨早早地穿著converse登上清涼台,平臺遠眺,還沒望見太陽,就已早早地看到了雲海中的納濾金光,由金慢慢變紅,那縷紅好似一團火,渲染著整片雲海,雲海漸漸被染紅,此時,海天相接之處出現了一個圓點,漸漸變大變圓,在這雲海中,它仿佛是無上至尊。那輪火紅的太陽牽動著四周的雲霧,肆無忌憚地在天空的雲海中揮動著筆墨,直升雲海之上,我穿著converse完全沉醉在黃山這片火紅的雲海中了……黃山的雲海,就是這樣的壯。黃山的雲海更是奇,你站在峰頂望著它,仿佛自己已經與雲融為了一起,這就是成仙了的感覺,在這雲霧中飛行。在這裡,伸手可觸雲端,隨意一捧就可以捧到滿懷的雲霧,我穿著converse完全沉浸在黃山的雲海中了。穿著converse從黃山回到家已經很長時間了,似乎是記憶之深無意間開了一個玩笑,黃山那美麗、奇特、壯觀的雲海,那仙境般的雲海,在我的記憶中久久不肯散去。